欢迎光临
每天都来点新鲜的!

学者:沙特组建反恐联盟 温和伊斯兰崛起有利反恐

  萨勒曼成为王储后,打造温和伊斯兰、反对宗教极端主义、打击恐怖主义,不仅声势浩大,而且落在实处,其特点是理论与实践并重。

学者:沙特组建反恐联盟 温和伊斯兰崛起有利反恐反恐联盟成立现场 图来自海外网

  文 | 钮松

  11月26日,沙特牵头的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IMCTC)峰会在利雅得召开,包括沙特在内的全部41个成员国的国防部长和外交代表出席。

  沙特王储萨勒曼开宗明义地点出了此次峰会及该组织的目标,即“追击恐怖主义直至其从地球上消失”。他踌躇满志地宣布:“在过去几年中,尽管恐怖主义在多个国家中盛行,特别是在伊斯兰国家之中,但相应政府之间却并无合作,这种现象随着新反恐联盟的建立在今日宣告结束。”

  反恐联盟成立背后有其缜密逻辑

  事实上,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在时任副王储兼国防大臣的萨勒曼牵头下,于2015年12月便已成立,其创始成员国为34个。截至2017年11月,成员国增至41个,涵盖了几乎所有以逊尼派为主导的伊斯兰国家。

  在经历由副王储扶正为王储以及近期的“反腐”大戏后,萨勒曼的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在蛰伏近两年之后,终于聚焦在全球镁光灯之下。

  该组织宣称其目标在于保护穆斯林国家免受各种恐怖团体和组织的威胁,不论其打着何种教派旗号或名号。2017年1月,沙特任命巴基斯坦前陆军参谋长拉希勒·沙里夫为该组织的首任军事统帅,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土耳其和阿联酋等伊斯兰军事强国承诺在需要时将提供武力支援。美国和德国等大国在该组织成立之初便表达了与之合作反恐的意愿。

  事实上,从10月底萨勒曼王储誓言带领沙特重返温和的伊斯兰教,到如今以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为依托,协同伊斯兰国家打击恐怖主义,有其缜密的逻辑过程。

  长期以来,沙特在国际社会中被质疑支持恐怖主义、各种以瓦哈比主义为旗号的极端主义泛滥,“9·11”事件更是对沙特的国家形象造成了严重的打击。尽管沙特“9·11”以后不惜重金加大了对西方的游说力度,再加上美国出于战略考量仍继续维护沙特,沙特暂时平稳过关,但这难以从根本上扭转国际社会对沙特与恐怖主义存在关联的固有看法。

  自2010年起席卷中东的“阿拉伯变局”之后,随着“伊斯兰国”的恐怖肆虐,国际社会在探究恐怖之源时往往将目光又锁定在沙特。尽管沙特过去也有着反对宗教极端主义的呼声,但仅停留在口号层面。

  萨勒曼成为王储后,打造温和伊斯兰、反对宗教极端主义、打击恐怖主义,不仅声势浩大,而且落在实处,其特点是理论与实践并重。

  萨勒曼敢于直面伊斯兰教的基本教义,事实上承认了当前沙特在宗教上的不“温和”,这契合了学界对于官方瓦哈比与民间瓦哈比之间差异的最新认知。在此思想后盾的基础上,萨勒曼王储以军事联盟为依托来打击恐怖主义便顺理成章了。

  温和伊斯兰有利于聚力反恐

  沙特作为坐拥两大圣地的“伊斯兰盟主”,其对于伊斯兰教理解的与时俱进和协同武力反恐的制度设计,对整个伊斯兰世界都有标杆作用。萨勒曼王储对于打击宗教极端主义、打造温和伊斯兰教的动机确也值得看好,这是他作为沙特未来领导人的政治担当,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也确实能够反恐上起到重要作用。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当前诸多伊斯兰国家也是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的受害者。

  此次峰会在“伊斯兰国”即将在叙伊覆灭、埃及发生“9·11”以来最惨烈恐怖袭击之际举行,本身就是沙特坚守反恐阵线的及时宣示。

  纵观萨勒曼王储的治国理念,《2030年愿景》和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是其“文治武功”的重要载体。萨勒曼相继于2015年12月和2016年4月推出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和《2030年愿景》。为进一步落实其“文治”蓝图,萨勒曼掀起了疾风骤雨式的“反腐”风暴,并不断解放思想,扩大沙特妇女的权利,在此基础上延伸到“武功”领域,以“反恐”来促进沙特军事与安全战略的也越来越明晰。反腐与反恐成为推进沙特整体转型的两大利器。

  当前全球反恐形势日益严峻,伊斯兰军事反恐联盟或许会有更多的峰会接踵而来,如何进一步扩大包容性以及与相关国际和地区组织之间的战略对接,会有利于进一步提升该组织的制度建设水平和沙特的总体反恐质量。

  沙特萨勒曼王储正在努力促使温和伊斯兰在中东地区崛起。从社会生活到经济转型,乃至军事领域的反恐联盟,中东地区正在发生一场史无前例的转型与变革。而这一转型若能继续在正确的方向上行进,对中东和世界和平都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钮松(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

来源:新浪网 (本站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分享到: 更多 (0)